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舞出传统文化风采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7-01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二龙抢宝



张洪万的龙灯工作室

  本报记者 刘旭 文/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

6月10日,恩阳区万安乡街道人头攒动,十分热闹,当天正是赶集的日子。在乡政府旁的一家包子店里,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正忙着招呼客人、端包子、收拾卫生。“他就是恩阳龙灯文化传承人张洪万。”万安乡文化站负责人刘昭宏向记者介绍。

见到记者来访,张洪万停下手里的活儿,兴致勃勃地介绍恩阳龙灯文化。龙灯,又称耍龙灯、舞龙,深受巴山人民的喜爱,且长久不衰。

在刘昭宏看来,龙灯记载着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神灵之间纷繁复杂的关系,凝聚着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精髓,有很高的传承价值。

为了将龙灯文化传承下去,张洪万每年都要参加市、区组织的文化遗产日活动,并现场为过往行人展示扎龙灯的技巧、介绍龙灯文化。每每谈及耍龙灯,张洪万总是滔滔不绝,将龙灯文化的前世今生说得头头是道,人们都称他为“龙灯传人”。

上色

  A 重拾【龙灯文化】

龙,是中华民族古老的图腾。传说中,龙能行云布雨、消灾降福。自古以来,中国就有春节舞龙的习俗。在万安乡,人们通过舞龙的方式来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新中国刚成立时,扎龙灯、耍龙灯文化活动在民间广泛开展。万安乡街道有一个严贵合,是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制作的龙灯活灵活现、形象逼真,附近明阳、兴隆、双胜等地的龙灯均出自他手,张洪万的龙灯情结跟他有着不解之缘。

制作龙头

“耍龙灯会给人勇往直前的力量,那时我年轻,喜欢热闹,龙灯耍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过年期间半个月的龙舞活动,几乎一场不落。”张洪万回忆,龙是吉祥和正义的象征,耍龙灯表达的是人们对幸福美好生活的向往,每次耍龙灯时他都很激动,觉得幸福生活马上就要来临。

喜欢耍龙灯,自然就对龙灯制作感兴趣。“我和严贵合住在一条街上,他是我从小崇拜的偶像。”张洪万说,每次严贵合扎龙灯时,不用谁安排,他就会不由自主地跟严贵合凑在一起,砍竹子、划篾条、递刀剪、系结扣等,每一道工序,他都记在心上。为了攻克关键部位,他把有些构件装上又拆、拆了又装,反复操作。张洪万清楚地记得,有一次他正全神贯注地反复装拆比对,却被严贵合一阵竹杖袭来。原来,因为要赶时间,严贵合说他是在故意捣乱。

“1958年冬天,我独自成功扎制了第一条龙,过年耍龙灯时,看到自己亲手制作的龙灯在空中飞舞,热泪夺眶而出。”张洪万十分激动,他说,为了尽兴,当时他还主动担当了龙灯队的主要角色——“龙头”,不管再苦再累都无所谓,“因为我喜欢”。

万安乡历来有过年耍龙灯的传统,可惜从“文革”时期被禁止后,中断快40年了。2010年春节,刘昭宏在走亲访友时,发现大家的节日生活基本就是围着“吃喝打牌”打转,亲戚朋友们也说“越来越没年味儿”了。“精神上的贫穷比经济上的贫穷更可怕,只有让文化走进老百姓的生活,才能让群众从精神上富裕起来!”刘昭宏决定把万安乡沉寂多年的舞龙灯活动重新搞起来。

起初,刘昭宏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组织了15个人的队伍,因队员们全部在外务工,刘昭宏不得不督促他们年前提前半个月回乡集合,没少费口舌。第二件事,组织队员训练,因为队员的水平参差不齐,刘昭宏就对每个队员进行针对性训练,有时甚至还要帮着队员协调家里的事情,好让他们有更多时间和精力训练。第三件事,为了让龙灯制作得更精美,刘昭宏特地请来城里的老师指导。他还瞒着妻子将家里准备给儿子买电脑的5000元钱买来锣鼓、音响和其它附属设备,“只要能让当地龙灯文化兴盛起来,我做些牺牲也愿意。”刘昭宏说。

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排练,2011年春节,舞龙灯如期上演,从正月初一持续到正月十五。自此以后,龙灯文化在万安乡再次兴盛起来,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中。

  B 舞出【龙的精神】

今年3月2日元宵节晚上,万安乡街道上礼花绽放,随着鼓乐师的“一声令下”,龙灯队员们矫健迈步,从容起舞。祥龙降临,清脆响亮的鞭炮迎接护送,人们前呼后拥。“太好看了”“没想到我们万安乡还有这么深厚的龙灯文化”……观众纷纷赞叹。

龙灯文化下乡

当晚龙舞现场,一个龙舞集中点就是一个“龙潭”,龙跃“龙潭”,天空礼花绽放,地面彩龙飞舞,绚丽礼花、火红龙身、熠熠街灯,与密集的鞭炮繁星将社区街道装扮得五彩斑斓,鞭炮声和吆喝声交织,舞者与居民互动,这个“龙潭”舞兴正酣,那个“龙潭”又响起了鞭炮迎接。面对居民们的热情欢呼,龙灯队员乐此不疲,一条巨龙乘风破浪、势不可挡,喜悦、激情在每一个集中点尽情释放,串起每一个“龙潭”,整个街道浑然一体,格外热闹、漂亮。

“龙是正义吉祥的象征,闹元宵是万安乡参与人数最多、参与热情最高的一项群众民俗活动,这项活动年年都要开展。”刘昭宏介绍。

龙舞造型

记者了解到,自2011年起,万安乡每年春节、元宵节、建党节等节日都要耍龙灯,还要参加6月份市、区组织的文化遗产日活动。因此,每年的春节和5、6月份是张洪万最忙的时候。

采访当天,张洪万带着记者来到包子店顶楼的一间破旧老屋,这里便是他的龙灯制作室。只见他戴着老花镜,手拿工具,神情专注地向记者演示扎制龙灯的过程。墙壁上挂着一圈圈竹篾、钢丝,靠着几节未完工的龙灯,大方桌上摆放着钳子、剪子、刷子、毛笔等工具和颜料、布匹。没有图纸可看,没有模型可仿,只见他先主柱再支架,先外圈再内绕,先上吊再下垂,先粗作再精修,一招一式、一举一动,多年积累下来的娴熟技艺可见一斑。

“最不好做的是龙的眼睛,俗话说画龙点睛呢……”张洪万手里忙着活,不时给我们介绍。只见他手握竹篾制成的眼球,在龙的眼眶中反复调试。他说,由于龙的种类不一样,龙头大小就不一样,龙的眼球在眼眶中的位置和眼睛在头部的位置很关键,稍有不慎就不协调,就会失真。“这只是龙头的初步轮廓,龙头到龙尾共9节,一条完整的龙灯制作,从材料的筛选准备到框架的制作,到颜料的搭配上色,再到龙衣的制作穿戴,以及牌灯等一些附属物件的制作,大概需要十五天左右的时间。”张洪万说。

“这个活路靠的就是‘精细’,只有更好,没得最好,我做了几十年都不敢保证是做得最好的,什么事情要做好都不容易啊!”张洪万一边做一边感叹。

  C 传承【龙灯技艺】

“现在农村的人都出去挣钱了,很多民间的手艺都没人学了,懂扎龙灯这门手艺的人就更少了,我建议政府应该高度重视这个事情,光挣钱,精神文化贫乏也恼火。为了保护好龙灯文化,应该学习、应该鼓励……”对于龙灯文化的传承,张洪万很是忧心。

张洪万展示龙灯扎制技艺

刘昭宏介绍,万安乡的龙灯文化内容丰富,是每年持续时间最长、参与人数最多的一项群众文化活动,主要包括箍阳宅、赐吉语、祈福愿、猜灯谜、破迷阵、烧烟花、舞龙灯等事项,是万安乡目前最具原生态、保护最完好的文化遗产,具备申报“龙灯文化之乡”非遗项目基本条件。

穿龙衣

在龙灯制作过程和舞龙灯活动中耳濡目染,万安乡会“舞龙”的人不少,张洪万的两个儿子除了最关键的环节还未掌握外,基本要领也日渐熟知,他们一家古今结合、心手相传,成了龙灯文化“世家”。

申报“龙灯文化之乡”非遗项目的消息让张洪万扎制龙灯、传承龙灯文化的底气更足、兴趣更高,他高兴地说:“我几十年的爱好大有可为的时间到了,龙灯文化的传承大有希望了!”

“龙灯做得好不好,主要看龙头是否‘威严’,龙身是否‘协调’。龙头要‘威严’,额头就要高、要宽,眼睛就要大、要凸;龙身要‘协调’,龙衣的颜色就要醒目大气,每一节的间距要合理……”龙灯扎制现场,张洪万向儿子张文平传授技术要领,他说:“养儿不学艺,挑断箩斗系,我们要把这个手艺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做好‘龙的传人’。”

在刘昭宏看来,舞龙虽然是一项体育运动,但已经超出了体育的范畴,成为了万安乡的一种内在精神文化,将由一代代人延续下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