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月儿落西下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6-08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正月闹元宵,二月把花报,三月与姐
  打私交,时时把心焦。

  四月正栽秧,五月是端阳,六月与姐
  进绣房,二人好心肠。

  七月是月半,八月是中秋,九月才煮
  重阳酒,望郎我家走。

  十月下大雪,冬月来不得,腊月与姐
  过年节,心内如刀切。

  腊月二十一,与姐下盘棋,盘盘输在
  姐手里,这才怪稀奇。

  腊月二十二,情哥要回去,路上盘缠
  算我的,这是有名的。

  腊月二十三,我郎要鞋穿,高点明灯
  连夜赶,奴也心喜欢。

  腊月二十四,姐儿办年气,谷头子米
  是好的,丢给我郎吃。

  腊月二十五,姐儿点豆腐,冷脚冷手
  进灶屋,劳心又劳碌。

  腊月二十六,姐儿交年烛,心想小郎
  看灯火,二人好痛苦。

  腊月二十七,我郎要回去,看看年下
  也无期,不好深留你。

  腊月二十八,姐把年猪杀,腊肉方方
  与蹄花,与郎丢在那。

  腊月二十九,姐儿烤年酒,头水酒儿
  丢的有,望郎我家走。

  腊月三十天,人人在过年,心想小郎
  在眼前,两眼泪涟涟。

  手端白米饭,口里喊皇天,眼泪滚滚
  滴碗沿,丢了我郎看。

  贤郎家中坐,一心难做活,游玩好耍
  家中坐,心中不安乐。

  手中拿把伞,衣服穿上面,一路行走
  不需言,就在姐家赶。

  走在街沿边,钢柱铁梁担,八字狮儿
  排两边,姐儿住后面。

  走在堂屋里,恭喜又贺喜,恭喜姑娘
  在屋里,针线不差一。

  情哥你请起,还要来拜你,一年四季
  相烦你,缺情又少礼。

  一礼还一礼,好像对不起,哪有男儿
  来拜妻,世间没此礼。

  桌儿抹两抹,椅儿搭一把,小郎哥儿
  请上座,吃烟又喝茶。

  板凳拖两拖,情哥你请坐,倒杯香茶
  解口渴,六月天气热。

  小郎把茶端,起身来装烟,奴去点火
  来吃烟,才把家常谈。

  姑娘把话提,情哥走哪里,不曾到过
  我家里,今日是稀奇。

  情哥把话提,不走别处去,我在家里
  想念你,专门来看你。

  姑娘把话说,不知看哪个,多半今日
  路走错,假意来看我。

  情哥把话说,不是路走错,不是口渴
  找茶喝,没对爹娘说。

  姑娘把话说,爹娘把世过,哥嫂不拿
  我痛脚,屋里我一个。

  姑娘好胆大,一人在家耍,单身独自
  你不怕,公婆在哪家?

  姑娘把话答,还没有婆家,哥哥送嫂
  回娘家,情哥安心耍。

  二人手挽手,就往绣楼走,红罗罩儿
  耍千秋,天长对地久。

  情哥我家玩,洗手来煮饭,又提鸡子
  又煮蛋,任谁都方便。

  腊肉煮一方,鸡蛋碗内装,大盘小碗
  摆席上,同劝小情郎。

  五香酒

  劝郎酒一巡,合心有几人,不是惹子
  不沾身,同床共枕人。

  劝郎酒二盏,情哥酒量宽,多吃几杯
  好翻山,路上备风寒。

  劝郎酒三巡,弟兄不合心,兄弟不和
  把家分,不如团转人。

  劝郎酒四盏,情哥要挣钱,挣下银子
  把家安,姐儿心喜欢。

  劝郎酒五杯,情哥把杯推,恐怕路上
  被风吹,桌上吃了亏。

  奴是你的人,酒也不多敬,恐怕后来
  得酒病,桌上误郎身。

  送郎金褡裢,褡裢红罗缎,搭在郎身
  也好看,装些零碎钱。

  送郎花手巾,奴也费尽心,上面绣的
  十样景,前朝古圣人。

  十绣

  一绣一天星,天子管万民,又绣文武
  管百姓,坐在北京城。

  二绣月儿落,月落照黄河,又绣神仙
  连台会,洞房绣一个。

  三绣包文正,坐官坐得清,日管阳来
  夜管阴,算得有名人。

  四绣四朵莲,绣在半岩间,又绣观音
  和神仙,算得真神仙。

  五绣得季文,外国去和番,张公庙内
  活神仙,何时才团圆。

  六绣杨六郎,焦赞与孟良,又绣五人
  把仗打,坐在白虎堂。

  七绣七仙姑,凭那槐英树,又绣董永
  结成夫,付家把活做。

  八绣八神仙,湘子上终南,丢下林英
  这少年,少年守孤单。

  九绣樊梨花,她的武艺大,又绣丁山
  把仗打,分赴到天涯。

  十绣我二人,二人要专情,要像天上
  二众星,日月照乾坤。

  古人绣完善,交与小郎看,挖开心子
  见得天,何日又团圆?

  古人绣完台,问郎几时来,莫学赵巧
  送灯台,一去永不来。

  妹儿听我的,这里约个期,五月端阳
  来看你,早进绣房里。

  正月初七八,麻风细雨下,麻风细雨
  这么大,郎在我家耍。

  说走就要走,伞儿拿在手,急忙收拾
  把路赶,没有看后头。

  转来不转来,当初情何在,船下三滩
  搬不开,团圆二世来。

  自从郎走后,姐儿天天忧,周身没得
  二两肉,时时心也愁。

  郎走半个月,心里如刀切,犹如钢刀
  起了缺,时时望不得。

  郎走四十天,心内如刀穿,好像雀儿
  飞上天,时时才伤惨。

  一更鼓儿凉,身坐象牙床,象牙床上
  望小郎,心内如冰凉。

  二更鼓儿敲,身上血脉潮,周身血脉
  如火烧,得了相思痨。

  三更鼓儿明,梦中来交情,梦中交情
  分不明,犹如风送云。

  四更鼓儿过,睡也睡不着,翻身起来
  床上坐,月儿往西落。

  五更鼓儿完,与郎梦团圆,醒来不见
  郎的面,月儿落天边。

  月儿落西下,西下想冤家,冤家不来
  我家耍,心内乱如麻。

  冤家不来耍,奴也不怪他,写封书信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