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老树·老人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6-03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谭守学

  中秋时节,绵绵秋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使人愁绪萦怀。我决定尽快回趟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

  到家后,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屋前左侧树龄上百年的老青?树不在了,已经被肢解成几大堆“块子柴”,作为上好的燃料,最终会化为灰烬,回归自然,这也算是老树最后的贡献与归宿了。

  曾几何时,它是那么粗壮伟岸,枝繁叶茂,二十余米的身高,一米的胸径,是远近闻名的“青?树王”,十多米见方的树冠,浓密伸展,状如华盖,为我们遮风挡雨,为喜鹊提供安全方便的筑巢处所。如今,它没了。问其原因,病入膏肓,自然死亡。它的倒下,为父母提供了至少三年的燃料,他们会烧几年最好的柴火了,这个冬天,父亲也会过得更加暖和了。尽管如此,母亲还是不停地念叨着:“可惜了哦!可惜了!明年喜鹊来了没地方安家了哦!”语调里充满着不舍与无奈。

  是啊,它是老家具有标志性的符号,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它经历的风霜雨雪比老父亲还多,历史比老屋还要长久,它伴随了我们几代人的成长,见证了风雨沧桑与时代变迁。说没就没了,总有些不习惯,总令人回味和眷恋,因为它一直矗立在我的心中。

  每年春天,当山乡早已进入草长莺飞、百花争艳的季节,它才会被春风慢慢唤醒,开始披上翠绿的春装,焕发出无限生机与活力,像一位慈祥的长者,护佑驮载着幼小的生灵,它朴素的花絮飘满了老屋的院坝,发出淡淡清香。一对喜鹊再次回来了,站在高高的树枝上,唱着优雅的情歌,它们在老青?树上修筑了“爱巢”,成天飞去飞回,忙忙碌碌哺育着幼鸟,直到有一天,老喜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带着它的孩子们,在“欢声笑语”中离开了“家”,离开了老青?树,去到了远方。

  岁岁年年,周而复始,没有人知道,老青?树用它的绿荫呵护繁衍了多少代喜鹊,然而,树下的人家却在此生息发展了四代。

  看到老青?树的现状,再看看年迈的父母双亲,心中那根最柔软的情感之弦,猛然被拨动了,我感觉父亲真的衰老了,八十多岁的他饱受疾病的折磨多年,瘦弱的身躯,已难以挺直腰杆,背驼得厉害,头发稀疏花白,双颊塌陷,悬骨突出,皱纹与老年斑叠加,耳朵干薄,基本听不到声音了,耷拉着的眼皮,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细缝,朦胧昏花,牙齿也仅剩下最后一颗门牙了,同时腿脚不便,走起路来,颤颤巍巍,已经是风烛残年,几近油尽灯枯了,他能够熬到今天,已经算是出乎意料。见到我,他特别开心,立刻精神了许多,话也多了起来。不过,大都谈的陈年往事,说得津津有味,我插不上话,只是点头回应。

  知否?父亲曾经是那样的壮实,背上二百斤的货物,起早贪黑,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尽管生活十分艰辛,但他仍然诙谐幽默,乐观豁达,笑对人生。母亲的身体也一年不如一年了,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们二老也会像老青?树一样,突然倒下。

  母亲念叨的话语,引发了我的沉思。是啊,老青?树没了,明年春天到来的时候,喜鹊们将去何处找寻它的先辈曾经留下的“巢屋”呢?要是父母没了,儿女们又去哪里找寻那存放亲情连着牵挂的“灵魂小屋”呢?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