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一经一纬编出无穷创意 千丝万缕织就有形精品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6-03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竹编《菊花》

竹编《松鹤延年》

竹编《宜春有喜》

竹编《中国梦》

余定涛介绍陈列室的竹编作品

竹编扇子

竹编《壮士出川》

薄如蝉翼、细如发丝的篾丝

本报记者 刘旭文/图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一根竹,贯穿古今之灵气,编织艺术之经纬。

  5月9日,记者从巴城出发,沿着蜿蜒公路,驱车一个半个小时便到了通江县火炬镇采访。当天,雨淅淅沥沥,通江余氏竹编传承人余定涛利用中午休息时间,骑上摩托车到老家砍竹子。“要选粗细均匀,且竹节较长的……”余定涛一边选竹子一边向记者介绍。

  今年43岁的余定涛是火炬镇中心小学的老师,课余,他把所有精力都花在竹编上。自从父亲去世后,竹编的传承就落在了他和妻子李彬的肩上。竹编是竹丝、篾片挑压交织的中国传统手工艺,一般称被挑压的篾为“经”,而编织的篾为“纬”,由经与纬的挑压可以编织出千变万化的图案,从而制作出千姿百态的竹编产品。“竹编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余定涛说。

  工匠精神
  分丝启篾竹丝成画

砍完竹子,余定涛马不停蹄地把竹子运回位于火炬镇街道的住宅。余定涛的住宅分为两层,一层是居住,一层为竹编工作室。在工作室里,记者看到里面堆放着各种竹编工艺品,有竹编字画、背篼、菜篮子、蒸笼等。

放下竹子,余定涛给记者演示竹编的过程。“竹编的操作台很简单,就是一条长凳。”余定涛左手执着新启出的篾片,右手用排针在篾片上固定好;左手轻轻一拉,“唰”的一声,十几根粗细一致、细如发丝的竹丝在微风中轻轻舞动……

余定涛告诉记者,这道工序叫做“分丝”,竹丝分出后才能编织工艺品。

“分丝”只是竹编技艺前期准备中的最后一道工序。一根竹子分丝之前,还要经过挑选优质慈竹、分节、刮青、破竹、启篾、分层、煮染、清洗、晾晒、分色等20多道工序,最后制作成薄如蝉翼、细如发丝、不腐不蛀、永不褪色的竹丝。“刮青就是去掉竹筒表层绿色的表皮;破竹是把一筒竹子分成篾条(竹块);启篾是把竹块分层启出篾片;刮篾是把启出的篾片刮成薄如蝉翼的薄篾片;染色是把篾片按编织要求染成各种不同的颜色。”余定涛向记者介绍。

在余定涛眼里,“分丝”这个步骤十分重要,制作出来的竹丝要像头发丝一样细,且必须粗细一致。以前,如何制作出符合要求的竹丝,可愁坏了余定涛;有了排针后,制作出足够好的篾片,仅需轻轻一拉,“分丝”难题就迎刃而解。

一经一纬编出无穷创意,千丝万缕织就有形精品。“做竹编要有工匠精神,不仅仅是分丝启篾,在编织上也要下一番工夫。”李彬最擅长工艺品的编织,在交谈中,她手执篾丝,于抽插环绕之间,以巧夺天工之技延续着竹子的生命。

余定涛祖辈三代都会竹编技艺,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创新,他们将竹编技艺与书法、绘画相融合,通过竹编文字、绘画的独创手法,再采用不同的编织方法把名人字画、名胜风景移植到平面竹编上,使竹编画显得更加淡雅、华贵。

从最初的黑白两色,到后来对粗细浓淡的讲究;从以成型为目的,到对艺术美感的追求;从竹扇上小面积地呈现,到墙饰的大面积制作……余氏竹编三代人默默地坚持着竹编工艺的传承、改进和创新。余氏竹编的竹编书法代表作有《中国梦》《九天揽月四海追梦》《唐诗》,竹编绘画代表作品有《梅兰竹菊》《迎客松》《空谷幽兰》《翠竹熊猫》《宜春有喜》《壮士出川》和徐悲鸿的《奔马图》。

  走进校园
  无偿传授竹编技艺

在大巴山,曾经备受人们喜爱的箩筐、簸箕、背篓、花篮等竹编工艺品如今难觅踪影,民间掌握这些竹编“绝活”的艺人更是凤毛麟角。

余定涛的父亲余明礼在世的时候,就一直致力于把竹编技艺传承下去,为此费了不少的心思和功夫。“竹编是传承了几千年的东西,现在年轻人愿意学习的很少,传承成了急需解决的事情。早在2012年,火炬镇中心小学为了传承发扬火炬镇的竹编文化,每周都会开设特色竹制品课程。”余定涛说。

余明礼是当年火炬镇远近有名的篾匠,受到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余明礼从小就对竹编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余明礼7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了。没有父亲的传授,余明礼就买了一些竹编方面的书籍,开始自学竹编技术。

由于余明礼聪明、好学,其编技艺上进步神速。上个世纪60年代,余明礼就开始给村里结婚的新娘新郎编竹扇,把两个新人的名字编上去,让竹扇成为永久的纪念。“在父亲眼里,像背篼、簸箕这些竹制生活生产用品,编起来最为简单,篾条不讲究,技术要求也不高。最难编的要数迎客松和竹扇,编的同时还要把唐诗、对联编上去,不但对篾条的宽窄厚薄有要求,而且篾条还不能多一匹或少一匹,否则文字和图案就会错位。”余定涛说。

余明礼最擅长的就是编织艺术品。在余氏竹编工作室里,依然保存着余明礼的竹编工艺品,记者看到他所编织的鸟鱼虫兽栩栩如生,花草树木生动逼真。“父亲一生编出的各种竹制艺术品近千件。尽管家庭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他很少卖,大都是送给朋友或亲戚。”余定涛告诉记者。

2002年,余明礼患上结肠癌,更加担心竹编技艺的传承问题。“现在编篾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年轻人都不愿学,父亲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手艺传承下去。”余定涛说。

2012年初,当时已经退休的余明礼又重返课堂,担任学校实践课辅导员,无偿传授竹编手艺。一年多时间,火炬镇中心小学校师生已有100多人掌握了竹编的基本技能,可以独自编织一些简单的艺术品。行走在火炬镇中心小学校园里,教学楼的墙壁上,悬挂了脸谱、扇子、竹篓等很多竹具艺术品,这些都成了学校开发学生智力、丰富学生课堂、打造校园文化的最大亮点。火炬镇中心小学相关负责人说,竹编课程丰富了学生的课外活动,也为竹编这门技艺留下了“火种”。

在余定涛看来,父亲一生所为,可以浓缩为两个字——坚持。2013年,余明礼做了手术,手术后他依然坚持上课。2016年,余明礼因病去世前,嘱咐余定涛和李彬要继续将竹编技艺免费教给学校的孩子,或者火炬镇街道上的居民。“父亲的精神让我很敬佩,我一定传承好父亲的竹编技艺,并不断钻研,让竹编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余定涛说。

  子承父业
  竹编技艺代代相传

“子承父业”是中国的传统,按说余定涛接过父辈的衣钵,将竹编的技艺继续传承下去,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可从小看着父亲砍竹、削竹、编竹的余定涛却没想过有一天会重复父亲的路。

余定涛一路升学,最后到广州读书,接触过现代生活方式的余定涛对生活有自己的想法,他想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一番,不想一开始就重复父辈的轨迹。1995年,从广州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他,成为一个和竹编联系不多的上班族。后来,他把父亲的竹编工艺品拿给一位朋友看,不料朋友甚是喜欢,认为竹编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此后,余定涛开始关注父亲的竹编。

1999年,辞掉广州的工作后,余定涛回到火炬镇跟着父亲学习竹编技艺,砍竹、破竹、分丝……余定涛从头学习,平日里不打牌,也不去钓鱼,一有空就把精力投入到竹编中。记者看到他的手满是疤痕。“这些是在刮青、破竹、启篾中留下的伤痕。虽然我一直努力学习,但不及父亲一半的技艺。”余定涛有点愧疚。

李彬第一次接触竹编,是在1999年和余定涛结婚的时候,“当时父亲的朋友送来了一幅字画,他用竹编把字画编织出来,十分精巧。”刚结婚的李彬对竹编技艺甚是着迷,十分想学。为此,除了上课,性格安静的她把精力全部投入在竹编上,竹编技艺突飞猛进。2016年,李彬创作的竹编《梅兰竹菊》作品获得“中国旅游商品大赛四川赛区预赛银奖”。“竹编技艺是一项费时费力的纯手工活,学起来不容易,传承下去也不容易,但我不能让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技艺失传。”余定涛说,“我的大儿子正在读高中,对竹编十分感兴趣,周末放假的时候跟着我们学习。”

时光匆匆,岁月悠悠。竹编离现代生活越来越远,餐座上、厨房里很难在见到它们的身影。而余定涛和李彬依然坚守着传统手工艺人的执著和信念,他们从深山采来竹子,做成工艺品,将竹子赋予生活的气息,使之走进现代生活,让人们感受自然的气息、重拾旧日的记忆。“让竹编工艺品走进生活,是我们余氏竹编最大的心愿。”余定涛说。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