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阳泉:桃林沟村的“强村+弱村”模式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7-11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前不久,阳泉日报社记者李春、任继萍联合署名的通讯《融心》获得山西省2017年度新闻一等奖。6月18日,面对本报采访组,任继萍说,获得这个一等奖,不是文章写得有多好,而是“强村+弱村”的模式好,阳泉市委市政府决策好、郊区区委区政府领导得好,这个村的工作做得好——

  阳泉“强村+弱村”
  模式的三条经验

  有一个开拓创新的上级党委、政府:解决政策问题,两个不搭界村进行并村融合发展。

  有一个被群众认可的“当家人”:大事小事都跟群众商量着办,村民对“并村”没有不满意的声音。

  有着不错的集体经济基础:有集体经济作支撑,“富村”福利好、“穷村”愿过来。

  并村:两个不搭界村的整合

  山西省阳泉市是我党夺取全国胜利前所创建的第一座城市,有“中共第一城”的美誉。抗战时期,阳泉处于八路军太行革命根据地和晋察冀革命根据地结合部。今日阳泉是一座以煤炭产业为主导的工业城市,转型压力较大,其中心城市空间布局表现为“矿区+城区+开发区”特征。

  《融心》所报道的“强村”桃林沟村和“弱村”大南庄村分属该市郊区区所辖的平坦镇和杨家庄乡。两村均属城郊村,只不过桃林沟村距主城区更近一点——桃林沟村在城市西南边,类似巴中城郊的西龛、燕飞等村,幅员1.86平方公里。眼前的桃林沟村,更像一个城市社区,既有居民小区,又有产业园,还有公园、步行街、文化长廊……

  大南庄村距桃林沟村15公里,与桃林沟村并不搭界。并村后,眼前的大南庄村已不能称其为大南庄村,而是桃林沟村的一块“飞地”。241名村民已整体搬迁到桃林沟村的喜来居居民小区。土地正在整理,规划为桃林沟村的现代农业产业园。

  “两只手”的联动效应

  阳泉是老工业城市,没有县级建制的贫困区域,但有贫困乡(镇)、贫困村。杨家庄乡大南庄村是贫困村之一。

  任继萍是阳泉日报社农村工作部主任,长期跟踪全市“三农”工作。据她介绍,阳泉推进脱贫攻坚,既采取纵向的自上而下精准扶贫方式,又采取横向的“好村领差村、富村帮穷村、强村带弱村”的“领帮带”模式,并村融合发展就是“领帮带”模式中的一种帮扶形式,优点在于“发展的内生动力强”,但前提是“村级党组织领导力强”“集体经济具备相当实力”。

  促成桃林沟村与大南庄村“并村”成功的是“两只手”:一是阳泉市委市政府、郊区区委区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主要解决政策问题;二是桃林沟村“拓展发展空间”的需求,以及大南庄村群众迫切摆脱贫穷落后面貌的意愿,这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主要解决产业发展问题。2016年初,“并村”工程在郊区区委指导下启动并完成。

  “强村”桃林沟

  “1+x”的联村党建模式也在这里施行。桃林沟村党组织在与大南庄并村融合之前已与相邻几个村党组织组成联村党委,党委书记是李乃珠。

  李乃珠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女兮兮”的。6月18日见到李乃珠的时候,才知他是一个地道的山西汉子,而且是一个自信满满、气场十足的“人物”,当地群众都叫他“当家人”,他也乐于大事小事都跟群众商量着办。比如“并村”这事,桃林村人开初不乐意,李乃珠给大家做起了思想工作:“人家是带着‘口粮’来的……”所谓“口粮”就是大南庄村拥有跟桃林沟村同样大的村域面积的土地。如此,再也没有不满意的声音。

  李乃珠很忙,主要对接记者一行的是40多岁的办公室主任史清秀。这人一身的精明强干,对国家政策、村里的事务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她的身份就是当地农民,完全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村干部”气息。一旁的任继萍说:“现在桃林沟村变强了,干部素质也在提升,十年前我采访她的时候口才可没这么好……”

  “富村”桃林沟

  桃林沟村会议中心会客厅有一间教室那么大,四周布置得古色古香,好几座雕花梨木座椅和茶几尤其气派……

  桃林沟之富,在于集体经济强悍:全村面积仅1.86平方公里,人口736人,却先后建起了太阳石材有限公司、金凤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万方商砼有限公司及乡村AAAA级景区。另外还以招商引资的方式引进桃林欢乐谷游乐场项目,开发了桃河民俗文化园,还有一家阳泉最大的(室内水上乐园)“悦洋水世界”,目前正投资1.5亿元建果蔬农副产品交易市场……这些企业创造的收入最高峰值曾达到2亿元。

  有了集体经济作支撑,桃林沟人福利好。比如男60岁、女55岁就可能领退休金,平均每人每年能拿到1万元,7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还能领到额外的生活补贴。大南庄人愿意并过来,这是其中一个吸引条件,而且还能住上用自家老院子以1:1.2换来的离市区很近的小区住房……

  “好村”桃林沟

  桃林沟村就像一个大花园,阳泉主城区的人也将其称为“城市后花园”。不过这个“花园”目前已没有多少空地,土地上除了林木、花草、水体以及实在不能利用的石山以外,其余全被属于非农产业的生产性企业和服务业企业覆盖。

  桃林沟村在整个阳泉市的知名度、美誉度都很高。单是所挂头衔就有十几个,如:全国文明村、全国精神文明创建工作先进集体、全国敬老模范村、省级文明和谐村、省十佳卫生村、省十佳魅力新农村、全省依法治村十佳单位等。以记者的眼光看,这些都不是浪得虚名者可以相提并论的。

  “并村”就像两口子过日子

  两口子过日子,钱多钱少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还在于心气和顺不和顺。而要心气和顺,“当家人”公不公平,家里人能否做到兄友弟恭等,都很关键。

  任继萍在谈到《融心》的题材选择时说,“强村+弱村”的扶贫模式在阳泉已很普遍,桃林沟村和大南庄村的并村模式虽然还另有一种“飞地经济”特征,但我们还是把“并村以后如何融得进、稳得住”作为切入点,所以才有“融村还需融心”的主题。

  桃林沟村能把大南庄村融进来,第一个办法是把原大南庄村党支部副书记王润喜选为联村党委副书记;第二个办法是给予原大南庄村民以桃林沟村民同等福利待遇,“当家人”李乃珠称其为“手心手背都是肉”;第三个办法是“选房抓阄”“两村人混居”,就是不能把大南庄的人单独安排在几栋楼里;第四个办法是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原大南庄村民在集体企业中就业。

  桃林沟村每年有传统的庙会,2017年庙会是并村后的第一次庙会,原大南庄村民李溶邀约几个好友赶庙会,其中一个说“这桃林沟庙会真热闹……”李溶却纠正说:“老伙计,该改口了,应该叫我们桃林沟庙会真热闹才对”——这段对话被记录在《融心》里。

  “飞地”经济

  两村融合后,原大南庄村的人口、土地,以及其他资源和债权债务等,均整体并入桃林沟村,相关的两个乡镇也在阳泉市郊区区委、区政府统筹之下完成了各项衔接工作。作为一个建制村,大南庄村已在杨家庄乡的序列中消失,已然成为平坦镇桃林沟村的一块“飞地”。

  目前,这块“飞地”正在政策支持下进行土地整理,场面颇为壮观。桃林沟党委的主导意见是发展现代农业,使其成为即将建成的农副产品交易市场的产品基地。

  阳泉市的土地资源,尤其是农业用地资源有先天缺陷。那里是干石地貌地区,土少石头多,又处于太行山区,山大沟深,平坦而肥沃的耕地很少见。原大南庄村虽是贫困村,但农业用地条件不错,而桃林沟村因非农产业用地太多,所以并村后桃林沟村将把大量资金投入到现代农业之中,所产农副产品目标市场主要瞄准阳泉中心城市的几十万人,这已在党委书记李乃珠心中盘算很长时间了……

  记者手记
  桃林沟村经验能否在巴中复制

  采访阳泉市以桃林沟村为代表的“好村领差村、富村帮穷村、强村带弱村”的扶贫经验后,自然会想到巴中能否复制的问题——

  归纳起来,“桃林沟经验”有三条:一是有一个开拓创新的上级党委、政府,否则就不可能有“两个不搭界村的整合”;二是桃林沟村有一个被群众认作“当家人”的党委书记李乃珠;三是桃林沟村有不错的集体经济基础,而且还在不断发展壮大。

  “桃林沟经验”之于巴中,第一条没问题,巴中也具备创新土壤。第二条不普遍,但也并非找不到李乃珠那样的“当家人”。第三条有一定客观原因,就是说,在巴中尚未发现具有较强集体经济实力的村,但这也只是“客观原因”而已。主观上看,像桃林沟村那样具备明显区位优势的村并不少,但为什么没有培育出巴中的“桃林沟”来?也许有人会讲桃林沟有煤炭资源优势。撇开巴中主城区不讲,我市个别城郊村该有类似的资源优势吧,但还是没有见其脱颖而出!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桃林沟经验”的核心在于作为“战斗堡垒”的村级党组织手中握有集体经济财力,因而在乡村振兴中具有无可撼动的主导地位。

  在巴中部分地方复制“桃林沟经验”是有可能的,即使一时半会儿达不到别人的成就也没关系,可以一步一步地来。最关键的还是要选准带头人、选好发展项目,还要持之以恒才行——那桃林沟村是个好村、强村、富村,相隔几里地的大南庄村却是一个贫困村,这样的反差是很强烈的,也更能说明问题,即:“当家人”重要!集体经济重要!(本报记者 李刚 秦春燕 李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