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一对农民兄弟写下的生命赞歌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7-11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正在地里劳动的杨昆琳

  杨玉林,男,出生于1971年6月,平昌县望京镇望京村人,一个老老实实的普通农民;

  杨昆琳,杨玉林的弟弟,33岁,一个瘦瘦小小的庄稼汉子。

  就是这一对貌不出众、语不惊人的普通农民兄弟,在他人生命垂危之际,舍生忘死,伸出援手,用人性的光辉谱写了一曲生命的赞歌。

  救命声中,兄弟俩一前一后,像两道闪电冲向出事地点

  2017年1月24日,农历腊月27,离过年仅有三天时间。

  在海拔较高的平昌县望京镇望京村,煦和的阳光暖暖地照着,驱散了冬日的阴霾和严寒。出门打工的村民、在校读书的学生渐次归来,村子一下子热闹起来。村民们忙碌着:贴春联、写佛纸、煮醪糟、磨汤圆,扫扬尘、洗腊肉……浓浓年味四处弥漫。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悲剧悄然发生——

  中午2点左右,在离村民杨玉林家200米外的养猪场,老板杨中平和哥哥杨建平准备处理化粪池机械故障;杨中平的妻子白琳在养猪场的生活用房一边烤火,一边烤孩子的尿布。火塘的柴火不时发出“噗噗”的声音,一切显得那么温馨、祥和。

  打开化粪池盖子后,在无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杨建平顺着一节木梯下到化粪池。由于池口很小,空气不流通,没过几分钟杨建平便晕过去。杨中平在池口见状,一边高呼白琳拿绳子来,一边顺着梯子下到化粪池中实施营救。等白琳慌乱中找来一根汽车靠背安全带到化粪池口时,看到杨中平正扶着杨建平靠在木梯上,突然杨中平身子摇晃了几下,同杨建平一起栽倒在粪水里。

  一阵莫名的恐惧向白琳袭来!但她本能地跑出猪场,一边沿着大路疾奔,一边大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居住在离猪场约150米外的邻居张平安正往猪场赶,白琳请求他回家带一根结实的绳子。

  在干活的杨玉林高声焦急问道:“咋子了?”白琳泣不成声说:“他们兄弟掉坑里了。”杨玉林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像一道闪电向猪场飞奔。

  正在码砖砌坎的杨昆琳听见呼救声,心想,坏了,一定出事了,扔掉工具,下到公路,沿着哥哥杨玉林的足迹飞奔而去。

  救人现场,兄弟俩一死一危,用宝贵生命诠释人性光辉

  当瘦小的杨昆琳气喘吁吁赶到猪场时,附近村民张平安、杨家儒、杨乾君、杨贵儒、杨坤等已跑步赶到。

  “杨玉林呢?我亲眼看到杨玉林跑进猪场的!”

  “肯定是下去救人了!”

  张平安一边焦急询问杨玉林的下落,一边把带来的绳子一端放到沼汽池里。

  “杨建平——”“杨中平——”“杨玉林——”众人地面高呼,池内却始终无人应。池内三人,生死未卜,情况危急!怎么办?哪个下?谁人敢下?

  “快让开,我下去!”杨昆琳分开众人,不由分说,顺着梯子麻利地爬下去。

  “昆琳哥,你先拉一个,我爬在洞口拉你,上面的人拉我,大家千万别松手哟!”杨坤下梯子两步,探进半个身子伸手去拉杨昆琳。

  “要得,我抓一个了,快拉我!”杨坤听到杨昆琳的声音有些虚弱!

  随即,一幅“猴子捞月”式的援救画面展开!

  苍天无眼,节外生枝!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啪”的一声,梯子断了。杨昆琳松开杨坤的手,和他拉着的人一起重重摔进池里。

  杨坤则悬在空中打秋千。

  拉着杨坤手的杨乾君差点控制不住,一旁的张平安、杨贵儒赶紧趴下去抓住杨坤的衣领和头发……

  被众人拉上来的杨坤直呼头晕、恶心、想吐。

  反应较快的杨家儒当即判断沼气池有毒。他一边吼着“快去砸化粪池的墙”,一边将一把大锤从楼上“咚”一下扔到公路上。因车祸瘸着腿的张平安扛起一把钢钎就往公路上跑,随后赶到的村民们一窝蜂地拥到公路上去砸墙。

  “使劲砸,往烂里砸,砸烂的损失算我的!”64岁的村民杨兴仕声音嘶哑,不停地挥着双手,给砸墙的村民鼓劲!

  顷刻,化粪池的墙砸出一道口子,化粪池的粪水随即汹涌而出。很快,杨建平、杨中平、杨玉林、杨昆琳四人被用绳子一一吊出……

  倒放、冲洗、吸粪、压胸、做人工呼吸,参过军的杨乾君指挥大家对四人进行急救。遗憾的是,当救护车火速赶来的时候,除杨昆琳还稍有知觉外,其他三人已无生命体征。

  杨昆琳在抢救中也是险象环生,命悬一线!当被救护车送到望京镇何家湾时,瞳孔开始放大,生命体征渐弱。此时,望京村村支书打电话询问情况,陪同干部失声痛哭:“书记,估计要多预备一副棺木!”

  归于平静,兄弟俩阴阳两隔,弟弟用行动告慰哥哥亡灵

  福大命大的杨昆琳终于在医院里抢救过来了。

  随后,杨玉林、杨昆琳舍身救人的英勇事迹在平昌县迅速传播,并在当地村民中引起巨大震动,人们默默向英雄寄托哀思:整个春节望京村村民未鸣放一颗火炮;人们纷纷向英雄表达敬意,争相到医院看望慰问脱离生命危险的杨昆琳。

  这是一份沉重的哀思!这是一份由衷的敬意!

  然而,用宝贵生命诠释人性光辉的杨玉林、用义勇之举写下生命赞歌的杨昆琳,所获得的尊重和崇敬并非偶然——

  老老实实的杨玉林在多年的打工生涯中,凭着踏实能干和真诚待人,已是北京一家装饰公司的管理人员,年薪12万元。同在北京打工的老乡经常得到他的照顾,对杨玉林的离去无一不扼腕悲叹;乡邻对杨玉林的评价是“人前从不高声说话,见面就是问好取烟”;妻子白书英永远搞不明白有洁癖的丈夫咋会第一个冲进猪场下到粪池!前几天她约丈夫去猪场耍,丈夫还说:“猪场有啥耍的,臭气熏天。”

  瘦瘦小小的杨昆琳和父母一起生活,父亲患病多年已离世,母亲年迈体弱不离药,妻子秦雪蓉因生养两个小孩,一直不能抽身劳作。生活的重担严严实实地压迫在这个瘦弱汉子的肩上。

  生活的困难,并没有压垮这个有点内向、还略有几分胆怯的汉子。2016年在绵阳务工期间,杨昆琳参加了一个义工组织,为孤寡老人上门服务。

  “我家是贫困户。党委、政府关心我,我也要为社会做点事!”杨昆琳从不掩饰自己做人做事的真实想法。

  出事以后的杨昆琳被问及当时的情况总是坦言:死,人人都怕,我也一样。只是在那种人命关天的紧急现场,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后果,冲上去救人已是一种本能。

  出事以后的杨昆琳总是懊恼自己,救人时灵光一闪,估计是沼气中毒,但救人心切未及细想,以致没能成功救出杨建平、杨中平,他们都有孩子和老人,也没救出亲爱的大哥,他的两个孩子还在上学……

  出事以后的杨昆琳谨遵医嘱,尽量找消耗体能小、空气条件好的事做。他目前在北京一家公司看库房,工作相对轻松,还在坚持做义工;几乎一天一个电话,询问母亲身体,关心哥哥两个孩子的学习……

  出事以后,杨昆琳五岁的女儿脖子上常年挂着一块菩萨像的吊坠。

  “为什么要挂这个啊?”

  “保佑我爸爸和像我爸爸一样的好人!”稚嫩的童音撞击着人们脆弱的心扉。(苏振林 张文静 本报记者苏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