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刀锋有乾坤 招式见匠心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6-16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冯以儒在雕刻

饶仕华用乌木做的椅子

饶仕华作品《茶壶》

冯以儒参与雕刻的亭子

饶仕华的根艺奇石馆

饶仕华在打磨茶壶

饶仕华作品《金丝楠木·古雅餐具》

饶仕华作品《香薰》

冯以儒作品《狮子》

  本报记者 刘旭 文/图

  十年磨一剑,迈入木艺殿堂

木雕是以各种木材及树根为材料进行雕刻,是传统雕刻工艺中的重要门类,历史悠久。在巴中,木雕技艺世代相传、不断创新,在历史的岁月中如飞鸿踏雪,留下了可寻的痕迹。在南龛坡、北龛寺、阴灵山庙宇、通江列宁公园等地,可见现代工艺与传统木雕技艺的结合,深刻展现了巴中传统木雕技艺。

这些地方的木雕都有木雕大师冯以儒的参与。今年71岁的冯以儒居住在巴城天通名城小区旁的一间小屋内。记者见到他时,他正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在木头上精雕细琢。环顾屋内,墙壁上挂着木雕所用的工具,例如锯子、木锉、斧子等,地上的雕刻刀、錾子、锤子等半隐半露在木屑中。

冯以儒的工作室是一间板房,逼仄的屋里,木头占据了大半部分空间,午后的阳光从门口照射进来,一半阴暗一半明亮。冯以儒手持锤子敲打錾子,在木头上“得寸进尺”,显得气定神闲。“作品就如同生命,慢慢地敲打,精雕细琢,才能精彩、活灵活现。”在冯以儒看来,木雕与石雕、泥塑等其他雕刻艺术一样,是伴随人类的产生而生,它不仅仅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

冯以儒小学没毕业就开始在家务农。由于家庭的贫困,他19岁当兵,退伍后又回到了农村。“没有一技之长,怎么办?不能一辈子务农吧?”1984年,冯以儒决定学一门手艺来改变家里的生活条件。于是,他怀揣着梦想从巴州区金碑乡走路到巴城南龛坡拜师学艺。他跟着师傅董全忠学木工,从磨工具、敲、刨等基本功学起,手被砸伤割破都是家常便饭。但当他拿起工具,在一敲一刨间,看着普通的木头在自己手上变了模样,什么苦都忘记了。

“从木活儿基本功到作品的立意构图、线与面结合的细微技巧,师傅都手把手地教。”在师傅的指点下,冯以儒很快掌握了雕刻的各种技法,通晓了传统木雕的奥秘。十年磨一剑,各种木头在他手下开始拥有生命。无论是普通材质的木头,还是檀香木、黄花梨木、金丝楠木等贵重木材,冯以儒都烂熟于心,每块料都能根据其形状、纹理、色泽物尽其用、因材施技,精心设计和雕琢,用情怀赋予作品生命和灵魂。

在南龛坡学艺后,冯以儒便和师傅应邀到通江等地从事木刻、石刻等雕刻工作,因其精湛的手艺,赢得了称赞。“每一个作品都要精益求精,不能马马虎虎,这是师傅教的。”冯以儒深有感触地说,“技艺影响着工匠的名声。”

刀锋有乾坤,招式见匠心。从1984年接触木雕至今,30多年的精雕细琢,冯以儒还是不敢自称“大师”。虽然他的技艺在巴中很多地方得到了认可,但是他依然谦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例如巴城的木雕大师饶仕华。”冯以儒说。

酌一杯茶,放一点音乐,静坐在自己亲手雕刻的桌椅上小憩一会儿,是饶仕华每天最舒心自在的时候。眼前的饶仕华雅而不矫,谦而不卑。

饶仕华的木雕工作室位于巴城五号桥下的一处民房。走进他的木雕馆,立刻被馆内浓浓的艺术氛围所吸引。琳琅满目的桌椅、人物、杯具、餐具等木雕作品,精妙绝伦。可以看出,一块平淡无奇的木块,在他的妙手神思中,变得奇异生辉,化腐朽为神奇,可谓是天工与巧手的完美结合,匠心独具,美不胜收!

木雕这一行当,饶仕华做了50年有余。而在巴中,像饶仕华这样的木雕艺人还有很多,但能有他这样的技艺成就的却屈指可数。5月16日,记者采访了巴中木雕艺人饶仕华和冯以儒,听他们讲述木雕的故事。

  痴心木雕技艺,发扬工匠精神

在冯以儒的眼里,饶仕华是大师级别的人物。谈到他时,冯以儒总是露出羡慕、敬佩的表情。而这样大师级别的人物又是如何练就出来的呢?采访冯以儒后,记者便寻到了饶仕华。

1949年出生的饶仕华以前生活在农村,与木雕结缘已有50多年。年少时的他在山上放牛时,看见一些奇特的树根好似某些动物,便带了回家。从那以后,他没事就到坡上、河边捡树根。当时场地有限,家里的院坝要用来晒菜籽和苞谷秆,每次捡回家的树根,都被家里人当柴给烧了。即便如此,还是没能阻断饶仕华对木雕的喜爱,每次捡回木头,他就偷偷藏起来。

成家后,为了养家糊口,饶仕华在木雕之余,跟着伯父学习木工,由于他心灵手巧,做出来的手工活很受乡亲们的喜爱。一边玩奇石,一边干木活,饶仕华却不满足现状,总想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于是他怀揣着30元钱,从山村到巴中,从巴中到广元,再坐火车到了成都。

当看到成都市面上卖的手工家具时,他惊奇不已,于是他利用剩下的10元钱购置了木工工具,与别人搭伙做木活。饶仕华做木工有个特点,精心完成每件家具后,才会做下一件。他的这一做法赢得了很多人的尊重,有些人宁愿等上半年甚至一年也要请他做。

在成都的三年里,饶仕华的手艺突飞猛进。由于母亲生病,他回到了巴中。为了做好木雕,饶仕华搜集上等乌木、金丝楠木等名贵木材。由此,他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卖掉了房子,租进了地下室。即使这样,他还是扎根在木雕艺术之中,无怨无悔。“为了木雕,这辈子老伴儿没有跟着我享一天福,甚至差点和儿女成为仇人。”饶仕华感叹。

从10几岁开始,50多年来,饶仕华倾注一生,雕刻作品1000多件。而这1000多件作品,是他用一双灵巧的手一凿一刀不断修刻而成。

记者看到,饶仕华的双手骨节分明、长满老茧,一处处伤痕依稀可见。“有时候这边手在流血,那边眼睛还盯着木头,脑子里还在想接下来该咋刻。”雕刻工具都比较锋利,稍不留意就会划伤手指,饶仕华的手掌和手指受过的伤已经无法计数。

一件木雕作品的成形,非一朝一夕,要经过构思、选料、出坯、修细、打磨、上光、组装的数十道工序。精工出细活,因此,饶仕华的作品广受欢迎,不仅市内外有人慕名买他木雕作品,还有北京、新疆等地的朋友也不远千里而来购买他的作品。

饶仕华最为满意的木雕作品是《金丝楠木·古雅餐具》,这件作品是他全手工打造的,从构思设计到最后完工,足足花了六年多。“这件作品的餐具共五十一件,由金丝楠阴沉木精制而成。整套桌、凳、餐具以竹为题,造型古雅,为榫卯结构。”饶仕华说。

2015年11月,在第三届四川省民间艺术评比中,《金丝楠木·古雅餐具》脱颖而出,而当时获奖的木工(雕刻)作品仅此一件。

  注入新活力,木雕技艺焕发生机

与其他古代建筑技艺一样,木雕的传承此前靠的是人教人、口口相传。技艺的传承固然重要,不过每个时代匠人的创新也是技艺文化中不可或缺的活力要素。先辈们运用不同的故事、动植物、文字来表达吉祥寓意,其中图案的演变恰是时代、文化的创新与更迭的印证,虽无声,却有力。

前些年,冯以儒带过一些徒弟,但后来都不了了之。“干这行,需要坐得住,有耐心,而且不能太急功近利,现在很多人难做到。包括我的儿子,由于生计问题,也不愿意从事木雕行业。”冯以儒说,近年来,有许多美术学院的学生喜欢到他的工作室来参观,只要有请教木雕方面的技艺,他都耐心传授,毫不吝啬。

而在记者问雕刻创作是否会融入自己的想法进行创新时,冯以儒毫不隐晦地告诉记者:“我所雕刻的作品是甲方需要什么题材就做什么,而在巴城恐怕只有饶仕华不愿意如此,他一辈子都是根据自己想法创作作品。”

的确如此,1000多件根雕、木雕作品堆满了饶仕华所租的工作室,且造型各异,种类繁多。即使生活有时靠儿子接济,饶仕华也舍不得卖掉这些宝贝。两把乌木椅子,200多万元,没卖;一套茶具50多万元,没卖;根雕龙头拐杖,66万元,没卖。饶仕华说,卖掉了就没有了,这不是钱可以衡量的。

现在,饶仕华最大的愿望是开展览馆。“能买得起我的作品的人很少,我不想这些作品都被‘金屋藏娇’,我希望它们能作为巴中的文化艺术,被更多人欣赏。”饶仕华说。

木雕技艺的传承,不仅要吸纳前辈的精髓,更要在先辈技艺基础上有所创新和发展,融入当今生活元素。例如,北京奥运会举办的时候,饶仕华雕琢了一件作品《圆梦》,作品中有国旗、五环旗、福娃、奖杯、运动健儿等,十分符合当时的主题。“对于木雕未来的发展,我认为创新始终是核心,唯有创新,才能为这些古老技艺注入新的活力,使其焕发生机。”饶仕华说。


 
  
 
相关报道
 
网站地图